今天是:

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“我也是被監督者”

[ 發布時間:2018-10-19 11:10   閱讀量: 7499    ]

“王組長,今晚方便嗎?我們小聚一下。”今年初夏的一個周末,在一家省直單位工作的朋友老趙給我打來電話。

“有什么喜事啊。”我笑著問他。

“沒啥,好長時間不見了,咱們聊聊。另外,我一個親戚馬上要申報中學高級教師職稱,這事就是你們局管的,還要請你幫幫忙。”老趙道出了原委。

原來,我們駐在局牽頭組織的全市中小學教師職稱評審即將開始,這是一項社會關注度很高的工作。為嚴肅評審紀律、確保公平公正,我們紀檢監察組及時跟進,對評審工作開展監督。

老趙的請托,讓我深感為難而一時語塞。多年的好友,要是直截了當地拒絕他,真怕傷了感情,但紀律的要求和職責的驅使,又使我很快鼓足勇氣,坦率而真誠地告訴他:“老趙,實話對你說,我就是負責這次評審監督的。我自己干紀檢監察工作,怎么能執紀違紀呢!”

我接著說:“老兄,你這個忙我實在幫不上,請理解。今晚就算了,改天我約你咱們再聚聚。”

“那好吧,以后再說。”老趙的話語里帶著明顯的不悅。

第二天,我們紀檢監察組召開評審監督工作布置會,分析研究此次職稱評審監督面臨的形勢和任務。大家議論最多、最集中的就是“有人找來請托,難以招架。”

這時,我因勢利導告訴大家,“我們之所以要對評審開展監督,很大原因就是要擋住各種說情、打招呼、拉關系,保證評審風清氣正。我們監督別人,群眾也在監督我們。要始終記住‘我們也是被監督者’,請大家務必潔身自好、嚴以律己。”

隨后,我們向職稱評審領導小組莊重承諾:“我們評審監督人員自覺接受各方監督,真誠歡迎大家對我們嚴格監督”,并把這一條明確寫進了評審有關文件中。

沒過幾天,老趙又悄悄來到我的辦公室,滿臉堆笑著邊說邊在褲兜里掏著什么,“知道你忙,不多打擾。這是我親戚的一點心意,就幾張卡。這里面有張紙,是他的個人信息,到時你給評委老師打個招呼就行了,成不成沒關系。”

說著,他拿出個黃皮信封折成的小紙包,直往我的辦公桌抽屜里塞。瞬時間,我感覺自己臉色都變了,表情也嚴肅起來。

“老趙,你在省直機關工作,應該知道這樣做的后果。我收了你的卡,還有什么資格去監督別人?況且,我也是被監督者,你這樣讓我違反紀律,不是在害我嗎?”

話沒說完,我就迅速地把小紙包塞回到他的手里。

“好,好,你真行,那就不麻煩您大組長了。”老趙氣哼哼地調頭就走。

望著他的背影,我心里五味雜陳。

這之后,我們組緊鑼密鼓地開展了評審監督工作,先后受理群眾來信來電來訪18件次,對涉及的40名教師申報情況進行了調查核實,有效地維護了評審紀律。

評審工作結束后,總感到老趙那兒還是個事,擔心他還在生我氣。于是,我就硬著頭皮給他去了個電話。

“老趙,你親戚的事怎么樣了?”

沒想到電話那頭的老趙異常興奮與親熱,“通過了,評上了!過兩天我個人請你吃飯啊。我親戚還說,這次評審管得很嚴,確實公平。行的不用找人,不行的找人也沒用。”

“太好了,恭喜恭喜!現在就講定,周末我做東,咱們兩家聚一聚。”此時的我,頓感心中的糾結與不安悄然消失。

是的,監督者同樣被監督。監督者自覺接受監督、嚴格要求自己,監督才能真正有力有效。我們紀檢監察干部是監督者,也永遠是被監督者。

(王毅 作者系安徽省合肥市紀委監委駐市人社局紀檢監察組組長)9月26日

分享
技術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術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
欧冠总进球